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大学生创业>>阅读文章

牛根生再创业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16日    阅读次数:2874

们还在拼命给他贴上负面的道德标签。他左右不了别人的评价。但他早已将种种争议和屈辱放在身后,默默奔赴他50岁之后的人生新道路—在中国创办一个真正专业的慈善组织

牛根生家的大门上,贴着这样一副楹联:“传家有道惟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横批:家系国运。金黄色的字体,在太阳下闪闪发光。楹联是牛根生从杭州胡雪岩故居看到的,见之喜爱,引用至家中。横批,则是他自己拟写的。

像胡雪岩一样,牛根生在极短时间内缔造了一个商业帝国,并为自己赢得巨大财富。如日中天之际,胡雪岩荒淫奢靡,其家财并没有传承下去,有生之年帝国即已崩塌。而牛根生在事业正盛之时,成立老牛基金会,并捐出个人和家庭持有的所有蒙牛股份,总市值高达40多亿元,主动完成从企业家到慈善家的华丽转身,探索一条崭新的“传家之道”。

“因为蒙牛的崛起,让我获得了很多光环,这可以说是‘拿得起’;适时地淡出蒙牛,让出这个舞台,可以说是‘放得下’;将个人资产悉数捐出,投身公益,可以说是‘想得开’。我想用这种方式来诠释对儒释道精神的理解。”8月中旬,在位于呼和浩特市的家中,牛根生告诉《中国慈善家》。

这一转变,不仅超越商界前辈,更超越同时代的所有企业家,原本可以更加从容和有影响力,却因2008年的乳业“三聚氰胺事件”而被掩盖。突袭而至的“三聚氰胺事件”,主角原本是三鹿奶粉,此后转移至牛根生身上,持续不断的质疑和争议,延续至今,尽管他已彻底退出商界。他表示,现在只谈公益,不谈生意。

2008年之后,他不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不再表达自己的心路历程,即便是慈善,他也坚持只做不说。“我希望先做10年、20年,再来说。”不过,慈善界多位大佬级人物在考察老牛基金会的所做之后,建议牛根生接受《中国慈善家》杂志的采访,其原因是他对中国慈善事业的开创和引领价值。

55岁的牛根生精力旺盛,他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到老牛基金会的发展中,一如他10多年前开创蒙牛。专职做慈善后,牛根生的生活变得更轻松,有规律,开始锻炼身体。不过他的创业思维,做事的激情,远见和创新,仍表现在做慈善中,一以贯之。老牛基金会秘书长雷永胜说,牛根生有个理念—做生意需要年富力强,做公益也不能七老八十。牛根生自己也说,“趁着年富力强,也许能为推动慈善事业的发展做更多的事情。”他希望把老牛基金会办成千年老庙—中国的洛克菲勒基金会(Rockefeller Foundation);而他,则成为崭新慈善事业的开创者和引领者—中国的洛克菲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

牛根生的第一次创业始于1999年,那年他41岁。在此之前,他长期任职伊利,在伊利副总裁的高位上坐了许多年。由于和伊利董事长郑俊怀矛盾激化,他被迫出走。之后,仅仅用了8年时间,牛根生将蒙牛打造为全球液态奶和中国乳业的双料冠军。他也收获荣誉无数。在此期间,他足够高调,电视台、论坛、活动等都可以见到他的身影,听到他的言论,他的话语被整理成语录四处传播。按照他原计划,2008年,牛根生要辞去在蒙牛的职务,退出商界,两只脚完全跨进慈善界。

这个传奇故事本来可以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如果不是遭遇不测风云。命运好像跟他开了个玩笑,乳业三聚氰胺事件的突然爆发,打乱了原本从容的步伐,狠狠击中了蒙牛和牛根生。大众心中的商业偶像迅速被拉下神坛。这导致由企业家向职业慈善家转型的关键一步也不得不推迟。

2008年9月,三鹿奶粉含有严重超标的三聚氰胺真相大白于天下之后,该企业和管理层遭到法办。此后,22家乳制品企业的婴幼儿奶粉中检出含有三聚氰胺,其中包括蒙牛3个批次的产品。一时间,乳制品企业遭到包括政府在内的严厉指责。牛根生在企业内部发表了以“责任”为主题的讲话,声称尽管奶粉在蒙牛产品中所占份额不到1%,而蒙牛三聚氰胺含量是三鹿的千分之一(6000毫克与6毫克),但仍要负起完全的责任,召回问题产品,赔偿患者。蒙牛对外发布同一主题的公开承诺。此后,在液态奶的三聚氰胺含量检查中,蒙牛、伊利和光明等大品牌再次上榜。

事件发生后,中国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表示,三聚氰胺属于化工原料,是不允许添加到食品中的,但是未设定像农药残留那样的标准限制。直到10月8日,国家多个部委联合发布公告,方才制定三聚氰胺在乳制品中的临时管理值。

基金会中心网理事长徐永光从民间组织的角度分析此次事件时认为,在食品安全方面,除了政府监管之外,非常重要的方面是行业自律,行业自律的机制是行业协会,行业协会制定行规,行规一定是追求好的产品质量,让市场保持健康发展,而不是无序、恶性竞争,同时有利于企业互相监督。“这个行业有自律吗?没有。这个行业有两个协会,一个是农业部主管的中国奶业协会,一个是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主管的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两个协会会长都是副部级干部。也就是说,两个协会都是政府控制的,而不是自律联盟。因为有权力在里面,使好多东西都失去了规则,没有按市场规则来做。这个行业出乱子,协会有很大的责任。所以,三聚氰胺事故的第一责任人是政府,第二责任人也是政府,第三责任人才是企业。”

现任老牛基金会秘书长(法定代表人),当时为蒙牛高管团队成员之一、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中国蒙牛(上市公司)首席行政官的雷永胜并不避讳责任,他告诉《中国慈善家》,蒙牛肯定负有责任,因为生产的乳品含有三聚氰胺。他同样也认为,在此之前,国家既没有检测标准和指标,也没有检测手段,而把责任完全推给企业显然是有问题的,因为乳企的生产归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管,而奶源又归中国奶业协会管。“企业的责任是有的,但是责任是怎么造成的?问题不是孤立的。”

雷永胜还提起,最近,有人跟他提到网络上有一些新的分析报道,内容是三聚氰胺事件背后有洋奶粉利益集团的操纵,以及部分既得利益者的摇旗呐喊,导致在中国还没有乳制品三聚氰胺检测标准的情况下,将部分检测结果优于当年欧盟等国际标准的国产乳业品牌也一棒子打死,其中就包括蒙牛。在中国一百多个行业中,80%已经被外国人打死了,还剩下20%由中国人坚持着,谁坚持呢?比如说,PC主要是柳传志坚持的,B2B主要是马云坚持的,乳业主要是牛根生坚持的。因为牛根生既做过伊利又做过蒙牛,而且蒙牛的出口量占中国乳业出口总量的90%。所以外国人要想进中国,首先要把蒙牛和他收拾掉。如果不把他收拾掉,外国乳企业想进中国太难了。现在,80%的乳业市场都被外企占领。

“我们当时的团队认为,这些报道尽管不完全是事实的全部,但至少比较接近真相,相对客观。我也相信,真相迟早会水落石出,也会还蒙牛以及中国乳业一个公道。在真相公之于众之前,再多的辩解都没有意义,当然所谓的‘认错’更无从谈起。”雷永胜说。

2009年,在经历了乳业的低谷之后,中粮入主蒙牛,获得控股权。牛根生辞去内蒙古蒙牛董事长,仅仅保留非执行董事一职。虽已离开蒙牛,作为创始人,牛根生仍对其保有感情。近期,在蒙牛收购雅士利时,他和中粮董事长宁高宁一并前往雅士利总部。“我作为蒙牛发展的参与者和见证者,对蒙牛的成长历程比较了解,只要蒙牛愿意,我愿意把我及父辈70多年的乳业经验贡献出来,为他们提供一些意见和建议。我愿意扮演‘志愿者’的角色。”不过,在中粮收购蒙牛后,已经完成了人事的更新,牛根生曾经的部下已全部离开。而对于中粮收购蒙牛,有人认为蒙牛发生了财务危机,牛根生予以否认,他说,蒙牛当时的财务状况相当健康。

在当时,牛根生和蒙牛的人并没有出来解释,导致外界的各类信息疯狂传播。“由于大众对2008年的真实情况了解不够准确,导致彼此的信息不对称,所以没有办法和外界进行有效的交流和沟通。如果牛根生接受外界对真实情况的歪曲,与他良心不符;不接受,也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扭转。”雷永胜表示,“他也希望未来有合适的时间、合适的机会可以专门和大家聊一下这个话题。”

一位行业观察者曾表示,三聚氰胺事件,“伊利里没有像牛根生这样的‘神’,人们却把伊利在这场风波中的仇恨给淡化了。”不仅伊利,其他任何一家乳品企业,都没有牛根生这样的“神”,他们所应承担的责任,自然都被淡化了,而牛根生这尊“神”,则被放大。

辞职之后,蒙牛产品一旦出现问题,牛根生就会被“揪出”。而在2013年四川雅安地震之后,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受到广泛认可并从社会各界得到捐款时,网络名人王小山等看到牛根生亦是壹基金的理事后,声称抵制。对于持续不断的质疑甚至谩骂,牛根生表示都能够理解和包容,“因为他们是想让我更好,想让中国乳业更好。我想他们并不是针对我个人,因为我们没有个人恩怨,也没有任何工作关系、利益关系、亲戚关系。所以我更多的是通过这些‘关注’,对自己进行剖析、鼓励和提高。”

至于牛根生1999年创立的蒙牛对中国商业的功与过,雷永胜认为,最起码通过蒙牛的创立和发展,推动了中国乳业的发展,培养了一大批乳品企业的管理人才,同时也推动了国人喝牛奶的意识形成。至于功过是非,牛根生不好说,只能任人评说。

目前,牛根生只担任老牛基金会的名誉会长一职,理事长由大自然保护协会大中华及东北亚区总干事长张醒生担任。牛根生说,他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发现项目,然后引导落实。让他投入时间比较多的项目,一个是与欧美等国的慈善机构进行的交流与合作,一个就是环境保护和文化教育。之所以关注并聚焦这两个领域,是因为追求经济的高速发展而产生了环境问题,因为过分追求应试教育而产生了教育体系的缺陷问题,即一个是人类的生存问题,一个是中华民族素质问题。关注如此宏大的话题,也曾是老洛克菲勒和洛克菲勒基金会关注的重点。

牛根生坦言,老牛基金会一直在向着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方向努力,希望基金会做到永续发展,做成千年老庙。“实现这个目标,我认为最重要的有三点:一是需要国家在法律制度上能给予这样的基金会良好的生存环境;二是基金会资产增值需要更好的经营环境;三是基金会需要大量的专业人才来运营管理。”(中国慈善家/慈讯网 记者宋厚亮)


上一篇      下一篇